我是如何做到学术家庭两不误
来源 : 科学之家   浏览 : [ ]

图片说明:SERALYNNE VANN和她的孩子。


我对科学一直充满了热爱,我也很渴望成为一位母亲。虽然这些年来,我一直都在怀疑自己究竟是否能够拥有圆满的事业和家庭,但最终我做到了!我不仅在神经科学领域建立起了自己的一番事业,还顺利地成为了母亲。

我听过很多关于科学家如果想获得事业成功应该在什么年纪结婚的讨论,但是我并不觉得这个问题有什么确切的答案。当然,对于一些人来说,他们可以在事业和家庭中做出抉择,但是我并没有很好的规划和策略去兼顾二者。生活对于我来说是很自然的事情,我希望自己能够尽早结婚,由于慢性疾病和骨质疏松症而导致的残疾,这些年来,我的健康和行动状况一直在恶化,所以我也必须趁着身体状况还不错的时候生育小孩。但是,我直到30岁才遇到我的丈夫,那时考虑到我的身体状况,我们无法确定是否还可以要小孩。幸运的是,通过试管受精,我们终于有了一个儿子,当时,我请了11个月的产假来照看他。

在我生孩子时,我的事业也已经初露端倪。2005年,我第一次被英国生物科技研究委员会(BBSRC)授予大卫▪菲利普斯奖学金,从那时起,我就成为了一名独立的研究员。2011年,我还获得了惠康基金会高级研究奖学金(Wellcome Trust Senior Research Fellowship)。也就是说,在我生下孩子后,我正在和许多博士后、技术人员、博士生一起做着一个很大的研究项目。这给我带来的好处是,我的研究并没有在产假期间戛然而止,但是,令我感到忧虑的并不是我的事业,而是除了这11个月的产假之外,我从来没有停止过一天的研究。如果你拥有一项科研基金,那么你就不可能把所有研究都委托给别人,你不能让别人帮你想实验设计,或者让别人运用某种理论分析数据,如果我让我的博士生替我做这些工作,这对他们是不公平的。因此,我尽可能紧跟研究项目,并和所有人都保持联系。

在我休假期间,我很清楚地说过,如果研究出现任何问题,或者任何人遇到任何困难,都可以告诉我,从而确保在我离开期间,我们的研究有策略可循,并且每个人都很清楚实验的目标。这种做法显然大有益处,虽然很多设计严谨的实验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但是和研究团队的成员保持密切联系才能使研究尽可能顺利地进行下去。那时我常常要处理很多邮件,还要带着孩子去开会,我的同事有时也会来我家开会。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和团队保持密切联系使我可以在休假结束后更轻松地投入工作,毕竟科学发展得太快了,如果想要在短时间内弥补缺失的一年时间会非常困难。我重回工作时并未感到十分轻松:我的自信心受到了严重打击,尤其是在写作和演讲方面。我发现克服这个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尽可能多地写作和演讲,并获取反馈和建议。不过,这些反馈使我认识到,我的工作质量没有降低,而是我对自己要求更为严格了。


图片说明:SERALYNNE VANN和她的家人。
从个人角度来看,做一名身体残疾的科学家和做一位母亲都颇具挑战,想要兼顾这两个角色更是难上加难。但即便如此,我仍然觉得自己十分幸运,我的爱人和家人都为我提供了很大的帮助,我的研究团队也很出色。

我不知道未来会如何,只能着眼于现在。我马上就要续签奖学金了,希望休假并不会对我的论文发表产生太大的影响。现在,我的儿子也是我继续研究的又一大动力,我并不只是为自己而研究,也是为了他。

Seralynne Vann是英国卡迪夫大学心理学系的惠托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目前儿子两岁。她致力于研究情景和空间记忆的神经基础,使用基因显像、神经心理学等方法来确定乳头体、压后皮质等大脑结构如何作用于记忆。(科学之家,译审/编辑 Mignon)
文章来源: http://blogs.nature.com/naturejobs/2016/04/06/juggling-science-and-motherhood/
点击收藏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注明"来源:科学之家"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科学之家所有,任何网站、媒体或个人禁止转载,如需合作请联系QQ:1002833710。

关键词

 

文章评论

 

热门文章

 
x 关闭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x 关闭
右键图片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到微博
自然科学 健康医药 环境生物 社会人文 科研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