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培养的博士加入法国科研机构为哪般?
来源 : 科学之家   发布时间 : 2016-12-08 10:14   浏览 : [ ]
留着板寸发型,穿着随意的厚T恤,今年31岁的陈朝宇看起来并不像位严谨的科学家。比他小几岁的女孩张舒站在一旁,扎着长长的马尾辫,更像一位还没毕业的女生。他们俩却是法国SOLEIL同步辐射中心的永久雇员,是科学家。

01,他去了哪家科研机构?

巴黎中心区向南20公里,埃松省(Essonne)圣奥班(Saint-Aubin)市的萨克雷高地(Saclay)上,一片片白色的野花开得正旺,浩如星空,花海和树林中有一片并不高大的建筑,外表朴素,其中一个是直径足有上百米的圆形建筑。

这里就是SOLEIL同步辐射中心,也被称为“法国同步辐射光源”。一间简单的房间里,十几把椅子旁边是树立着的爱因斯坦、牛顿、居里夫人的木板像。陈朝宇坐在一边,没有印象中传统科学家的拘谨,指着投影幕布上的圆形建筑,介绍同步辐射中心的运行原理。

同步辐射中心是科技大国的标志之一,它能让电子在一个直径几十米甚至几百米的圆形空间里不停奔跑加速,直到接近光速,并在转弯处产生耀眼的同步辐射光,光的强度远远超过太阳光。将这些光束引出来,可以应用在生物、医药、材料、物理、化学等基础科学研究与科技产业发展。

因此,同步辐射中心往往被称为光源。SOLEIL同步辐射中心产生的光,强度能达到太阳光的一万倍。SOLEIL是其法语全称的简称,恰好是法语里“太阳”的意思。这个2001年由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和法国原子能委员会(CEA)正式决定建设的同步辐射中心,是法国第二个第三代同步光源,由CNRS、CEA、巴黎大区、埃松省和英国、比利时、西班牙、葡萄牙等国共同建设,总投资近4亿欧元,占地30公顷。SOLEIL光源属于第三代中能光源,其能量为2.75 GeV,能够产生比太阳光强1万倍的光,性能和技术上均位于世界同类装置的前列。

02,他是谁?

他来自山东德州,2008年毕业于中南大学应用物理专业,同年以专业第一的身份保送至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进行硕博连读。

2013年博士毕业,没有什么社会关系的陈朝宇也面临着找工作的困难,"主要是因为国内数个同等水平的竞争者(组)正在蓬勃发展,培养的毕业生不断增多,而国外由于总体经济形势下滑,能够提供的博士后位置越来越少。当时物理所我们组一共有3个毕业生,为了避免重复性竞争,我们商量好分区域寻找位置。"

在国内找工作并不顺利,他转向了国外,很快拿到三个offer,分别是日本HISOR、英国OXFORD 和法国SOLEIL。最后,基于对欧洲文化氛围和历史的兴趣,也考虑到法国SOLEIL拥有国际顶尖的科技水平,他选择去法开始博士后工作。"我看到SOLEIL在招我这个专业的人,就投了简历,SOLEIL对于博士后的录取没有太多程序,只是比较关心语言问题,在他们的印象中中国人的英语水平有限,后来通过SKYPE交谈了十多分钟,打消了他们的顾虑。"

虽然英语水平过关了,但他还是有点忐忑——自己从未在法国生活、学习过,一句法语也不会讲。"傲娇的法国人也普遍不喜欢说英语,因此很多交流沟通都要用法语。和太太来法国时,以为法语半年就可以习得,但事实证明实在是‘图样图森破’。"7月初,谈到这段经历,陈朝宇引用这句意为"太年轻、太天真"的网络用语说,刚到法国,他还在公司上法语课,但后期工作繁忙,只得放弃了。

他真的太忙了,作为全球顶级的同步辐射中心,SOLEIL是向科学界、工业界开放的服务平台和研究实验室,每年约有三千个用户在SOLEIL进行物理、化学、材料科学、电子、生命科学、医学、地球科学领域以及与环境、食品、化妆品、药品等相关的研究。SOLEIL差不多一年要运行10个月,运行起来就是24小时不间断,符合条件的光束被引出加速器就不能浪费,研究随时都会进行。

SOLEIL是其法语全称的简称,恰好是法语里“太阳”的意思。这个2001年由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CNRS)和法国原子能委员会(CEA)正式决定建设的同步辐射中心,是法国第二个第三代同步光源,由CNRS、CEA、巴黎大区、埃松省和英国、比利时、西班牙、葡萄牙等国共同建设,总投资近4亿欧元,占地30公顷。SOLEIL光源属于第三代中能光源,其能量为2.75 GeV,能够产生比太阳光强1万倍的光,性能和技术上均位于世界同类装置的前列。

03,为什么选择到SOLEIL发展

2013年底,SOLEIL的负责人告诉陈朝宇,公司在寻找一个永久职位人选,希望他能够申请。

"这个职位空缺一直都有,在我加入前,他们已经尝试走流程招募了一次,但候选人的条件都无法满足,公司也是宁缺毋滥。"陈朝宇说,这点与国内一些科研机构不同,必须要符合条件才能申请到,而不是缺了一个空就要找到一个人来补上。

SOLEIL希望陈朝宇申请的一个原因是,他所在的组的技术在国际上过于前沿,具有相关背景的研究人员大多都来源于世界范围内有限的几个地方,"比如在中国就只有北京有几个研究组,上海也有两个组。"

另一个原因是,陈朝宇通过不同的研究课题和工作内容,逐步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这吸引了只靠能力说话的SOLEIL的注意。

成为永久雇员意味着稳定的工作、较高的收入、受尊重的地位,也意味着,他可能未来很长时间甚至一生都要在异国度过。

最终,陈朝宇决定申请,他喜欢这里唯科研至上、唯能力至上的氛围。

"公司公布永久职位的招聘信息后,丙个月内就接到20份来自世界各地的简历,但最终只有4人通过专家委员会的筛选,进入二轮面试。”陈朝宇日前回忆说,4名候选者都有在世界顶尖水平同步辐射从事科研的经历,并均做出了一定成绩,“SOLEIL从瑞士、法国、瑞典等国请来4-5位专家组成评审团,对候选者一一进行了约75分钟的面试。"

经过一轮轮严苛的考核,陈朝宇得到了这个多少科学家求之不得的永久职位(Contrat à duréeindéterminée无期限合同,简称CDI)。

"这个合同是一个认可,也是一份保障,只要你不主动辞职,单位没有权利辞退你,在法国买房的先决条件也是你是否拥有CDI合同。"陈朝宇说,2015年后法国新入职的员工中,仅有13%拿到了CDI合同,"能拿到这个职位,是公司对我能力的认可,还是比较开心的。"

他强调,SOLEIL虽然没有中国的中级、副高、高级等一级级的职称制度,但也有一套完善的对科研人员的考核制度,"大家对你的认可最为重要。"

中国女孩张舒是陈朝宇在SOLEIL的同事,2012年2月从巴黎高等电子学与电子技术工程师学院(ESIEE)电子系统专业毕业,在外国留学生很难留下的法国,争取到进入SOLEIL公司实习的机会。

"工作了一段时间,就觉得SOLEIL很符合我理想中的工作环境。"2012年9月,结束了在SOLEIL的7个月实习后,张舒尝试转正,但“一个萝卜一个坑”,当时的SOLEIL因为没有空余职位,只和张舒签了一年半的合同。“后来能留在SOLEIL其实也是机缘巧合,不久组长要离职了,离职前他把我招了进来。”

从实习生到正式员工再到团队工作,刚开始时张舒并不太适应,她笑称为"三年断奶期","一开始主要是语言壁垒造成的一些沟通精度方面的不足,但后来发现这个可以通过书面表达来弥补。"

对张舒而言,最大的挑战还是从实习生到永久雇员的身份转变。"需要努力工作取得同事信任的同时,还要在合作中有效地沟通和做决策。"

她说,得益于法国文化的开放与包容,自己不久就适应了新的身份和工作,慢慢喜欢上了法国的生活。

"有时周末会和同事们一起出去运动或者玩桌游。"张舒说,公司里的同事来自世界各地,文化上虽然有差异,但因为都是年轻人,生活上并没有和周围人有过强烈的观念冲突,"就算意见不统一大家也都会认真倾听,所以都相处得很好。"

"法国的假期比较多,而且到处都有森林绿地,去野外按季节采水果、采蘑菇、采野菜、捡栗子,逢年过节还能和几个中国朋友聚在一起包饺子。"有时张舒一时兴起还会去学一个小语种,或者跳爵士舞,假期则会和朋友结伴去滑雪或徒步。

谈及在法国的生活,张舒告诉澎湃新闻,在法国的生活平淡且安逸,甚至有点像老年人的生活,但非常自由,没有国内特别是北上广年轻人那么大的压力,买房的压力也小了很多。

04,在法国做科研是怎样的

从中科院研究所到法国SOLEIL,拥有中法两个顶尖研究机构的工作经历,让陈朝宇对中法两国的科研环境、科研重视度等,有着深刻的感受。

"首先法国对科研的投入非常大,很重视。"陈朝宇说,法国作为欧盟的核心国之一,科研经费均由欧盟统筹安排,"2014至2020年,欧盟将把预算的约13%投入于科技创新,共约1200亿欧元(近1万亿元人民币)。"

欧盟下属的欧洲科学研究委员会、玛丽·斯克沃多夫斯卡·居里计划都主要是针对个体科学家。“这些经费强调以‘兴趣为导向’和‘自下而上’的模式。”陈朝宇说,相比于中国每年庞大的研究经费,法国科研经费的总额并不显眼,然而具体到每位科学工作者身上,优势却是不小。

"以我个人为例,去年我转为永久职位后,想申请资金开展科研计划,上面提及的欧洲科学研究委员会与玛丽·斯克沃多夫斯卡·居里计划中都有适合我申请的项目,而且这些项目不限课题,不限国籍。"陈朝宇申请后,这些组织还派专门人员与他对接,提供项目申请、经费安排、个人职业规划等全方面服务,"真的是做到了为个体科学家量身定制。"

"在这样的环境下,申请者不用拉关系走后门,不必强求写出高大上的研究课题,只需提升自身研究计划的水平。"陈朝宇表示,相比于法国,中国国内科研则有时忽略了科学家的个性化发展,"国内这种重大科研往往是政府部门设立一个大项目,确定研究目标,然后科学家挤破头申请,完全忽视了个体研究人员或研究组的兴趣和特点。"

此外,法国科研活动无国界,也是让陈朝宇颇为欣赏的一面。“我觉得欧盟的重大贡献之一就是在其内部真正实现了科学无国界。”陈朝宇说,玛丽·斯克沃多夫斯卡·居里计划每年资助近万名科学家来到欧盟或在欧盟内部迁移,都是不限国籍。

他说,这些因素或许正是SOLEIL在硬件上可能不如其他国家的同类装置、名声和成果却要远远超出的原因之一。

“另外法国还存在着一些专门支持科学交流的项目,比如我去年和今年分别申请了法国政府、中国政府、中国香港特区政府设立的双边交流项目,我们很多合作者都是通过类似的交流得以相识。”而对于中国国内环境,陈朝宇觉得很遗憾,由于国内科研领域存在对科研人员交流,尤其是出国交流经费的种种限制,相对很难给科学家们提供更多的交流机会。

具体到中法科学界的交流,又远少于中美科学界的交流。“我们和上海光源的交流都不多,之前跟上海光源一个组有合作,他们也在建设其中一条光束线,但目前还没有完成,我也还没有去过实地参观。”陈朝宇说,希望以后能和上海光源有更多合作机会,此外,不仅在科研上,在人员互访、仪器开发等方向也期待有所交流。

"交流于科研的作用重之又重,能让科学家们在不同的见解中产生共鸣与火花,激发灵感。交流同样也是开始科研合作的前提与途径,当今科研领域众多工作都必须由不同专业领域、不同背景文化的科学家合作完成,尤其是大型科研项目,几乎都是团队或国家协作的结果。"

因此,陈朝宇认为,中国目前人才培养效率惊人,但众多接受过高水平和专业科研训练的年轻博士生们,需要通过国外经历来得到相应锻炼与成长。"中法同为科技大国,目前都对科研有着巨大的投入,两国的科技管理部门可以把握住历史机遇,切实推出一些能够真正促进中法、中欧合作交流的项目。"

现在,陈朝宇在法国已经购房、定居,谈及未来是否会回国发展,他心中还是有着一份期待,"家乡养育了我,祖国培养了我,让我可以在这个国际平台上跟全世界的高水平科学家们一较高低,我还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找到合适的机会回去为国效力。"

今年在SOLEIL已经工作4年的张舒,虽然很热爱法国的生活,但她也表示,"这里毕竟不是祖国,没有什么归属感。"
文章来源:
点击收藏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注明"来源:科学之家"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科学之家所有,任何网站、媒体或个人禁止转载,如需合作请联系QQ:1002833710。

关键词

 

文章评论

 

热门文章

 
x 关闭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x 关闭
右键图片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到微博
自然科学 健康医药 环境生物 社会人文 科研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