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室经历过的那些磨难,如今都是我炫耀的资本!
来源 : 科学之家   浏览 : [ ]
成长:起航篇

我第一天进这家公司是315消费者权益日后一天,也就是3月16日,已不记得那天的天气如何,也许晴天吧,至少没下雨。有的时候总觉得似水流年、往昔如昨,真正回想的时候很多内容都已断断续续的。只记得一张张陌生的脸,一幅幅陌生的风景,而这一切将是我陌生的记忆开始。

其实我并不喜欢实验,在校时也是这样。枯燥、乏味的实验和缺乏人情味的一台台机子,总会让人感觉不舒服。但我也不讨厌或者排斥做这一行,也许是当年工作难找吧。过年的时候,我哥对我说有个食品化工厂招人,你把简历给我,我帮你投过去。毕业那会儿,学校里催,家里着急,那就这样吧。节后,2月17号公司人事部打来电话,"XXX,本月23号来公司面试,附带个人简历"。面试当天,满头白发的老头给我进行面试。一般来说面试都是自我介绍、然后你问我答形式。可这注定是一场特殊的面试!一个人生七十古来稀,一个毛头小孩,我对他来说真的什么都不懂,整个过程除了自我介绍,都是他的独角戏。他似乎觉得这样还不够,偶尔停顿等着我恭维他。

我以为就这么结束了,包括这份工作,但往往人生就是这么出乎意料。

回到我的第一天:很轻松的活,玩玩烧杯,弄弄容量瓶。也许带我的那位觉得我比较帅气吧,不到一个小时,直接进液相室,洗针。如今很多学校都是一门理论课附带一门实验课,我的学校也不例外,不过都是简单的操作,不需要过多经费的,我能很自豪的说我学过气相、液相、光谱等,也进过样,遗憾的是都只是一次而已,事在于精而不在于多吧。由于我学的比较"精",不到几十次的洗针直接把针芯变了形,后果是针毁人在,不幸中的万幸。这应该是我在实验室损坏过的最贵的仪器了,至少我觉得比烧杯要精贵。

实验室的工作不像学校实验,需要写预习报告、实验总结,那么繁琐,只不过登记数据,反馈给领导,却处处体现着认真、细腻。学校做实验室任务是为了学分,而公司做实验也是任务不过却是饭碗。那时我还没毕业,连毕业论文实验都没做,不过真的感触很深,待过公司实验室,再回去做实验,认真程度和实验思维都得到了提升。真的得感谢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还有那和谁都吵不起来的经理。

试用期阶段,其实我并没工作多长时间,忙着学校跑,基本很长时间都在学校度过,做实验修改论文。老实说,我个人觉得我真的很认真,一万字的外文翻译(结果交外文翻译的时候,老师直接说3千字就行了,顿时泪崩),三千字的开题报告,等等。其实刚开始觉得这公司真的还是不错的,试用期阶段工作4天而已直接发当月全薪。顿时按天计算我的薪水能上万了~得意笑。

6月下旬,CET六级考完,从学校直接打包滚蛋。我是最后几个离开学校的,送走了一个个曾经奋战过的兄弟,真的感觉好沉重。毕业聚餐那晚,兄弟流着泪抱着我,说,"XX,你太善良了。我怕你以后被人欺负。"那时眼泪差点蹦出来,不是我绝情,只是毕业那会儿我心特别冷。也许他预测到了,生活中有时候还真被人放暗箭,当然这都是后话。

学校回来后,我其实并不想那么快去上班。结果第二天,我哥直接训了我几句。唉~灰溜溜开始我正规的上班生涯。

7月份试用期完毕前,基本上天天摔个烧杯,一天不落,如果有天平平安安的过去了,反而心里不踏实了。碎碎平安,我最喜欢说这个词儿。对于很多新人来讲,准确度是最难拿捏的,比如说移液,用1ml的移液管移液,同样移2次做检测,结果偏差20%都有可能。

(这里也特别提下,很多实习生做实验总是左手移液管右手洗耳球,其实这是不合理的。为什么不合理?一般人右手拿比较稳妥,有利于实验精准度)。

我平行做的不赖,可是准确度却和别人差了3%个点,只能学着别人的手法不断的去改进。也许是天眷不息,林林总总一个多月的实习就掌握了所有的操作并能准确的去运用。

哦,忘了,我们实验室主要是测常规理化、气相和微生物。当时我是负责常规理化指标检测,主要涉及到的内容:水分、吸光值、跑液相,当然偶尔也会做重金属和灰分。

在试用期阶段,最令人印象最深的实验是GB/T5009.11-2003 《食品总砷及无机砷的测定-总砷的测定》。在学校里从来没有做过这么复杂的实验,应该说是生平第一次认真的解读标准吧。我们用的是其标准中的第三法,砷斑法(检出限0.25 mg/kg)。这个方法相对于其他3个来讲比较简单,适合我这种刚入门的童鞋学习。我和同事讨论后觉得可能湿法时间应该是最短的,所以在样品消解过程中采取了该方法。此方法最恐怖的就是 3.7湿消解试剂:硝酸、硫酸、高氯酸。我当时带了一层厚棉手套,一层薄棉手套,进过一个下午的湿消解试剂蒸汽熏陶,指甲和手指全部变黄,之后的2个礼拜,手指处于脱皮状态,并伴随连续性疼痛,希望做该实验的人员引起注意吧。

刚开始时候,公司和某大学是处于合作关系,所以基本每年都会有实习生来实习。作为新人在毕业以后半个月左右就开始带实习生了。期间,我们总是抱怨实习生做的不好,其实在工作过程中,给我们的帮助还是有形的。至少我上夜班过程不怎么寂寞了~呵呵。

总的来说,第一次带的实习生做事真的有板有眼,不会说累也从不请假休息,这也是我马上要讲到的。我记得那天应该是从晚八点上早晨八点。晚上八点到十点,和我一起工作的是实习生小K,刚交接班,留下的东西也不多但也够我忙到12点,我一边忙着旋转浓缩生产中间品,一边做着液相。2台液相同时运行,单个人实在手忙脚乱的,只能让小K帮忙稀释。结果数据一出来,不得了了我的乖乖,基本没规律,自己配样进针,总算明白,稀释倍数都弄乱了。这么一搞一个晚上一分钟都甭想休息了。结果一问,说身体不舒服,好吧,小K你去休息吧。

其实我自己也在以后的工作中碰到过,身体状态欠佳的时候,还是不要勉强自己,脑昏头涨容易出错。希望各位实验工作者也爱惜自己的身体千万别为了一天的工钱,害了实验数据,当然这是小事,你自己的身子骨才是关键。人生在世不过几十年,谁能肯定你还有下辈子呢。年轻的时候用身体换钱,年衰时用钱养身子骨,要不得。我从不觉得我是多么优秀的人才,做事马虎,欠缺成熟的思考,每天总幻想中个百万富翁。试着回想,我觉得第一年应该是我进入实验室后最黑暗时期。

面试的当天,技术顾问和我讲,朝八晚五的上班制度,一般不需要加班,特殊情况可能需要上到晚八点。我觉得年轻嘛,加点班也无所谓。真正进入工作后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公司新成立,人手并不充足,除了前10天工作准时下班,后期基本每天都在加班中度过。

五月中旬实习生来我们公司,开始并没有我们关照我们部门,因为那时候生产并不是特别忙,主要的是原料、实验和样品检测。常规检测主要放在一台10A液相仪器测试上,一天20个样左右,每针半小时,算上机子稳定和维护,12小时的工作时间。人算不如天算,指不定哪位领导下班时候再添加几个样品。偶尔工作到凌晨也是有可能的。

排外在社会和工作上是比较常见的现象,实验室也存在。某些老员工或多或少会对新员工持有鄙视,鄙视你的稚嫩,鄙视你的工作能力,哪怕是新员工多么的有能力,因为此刻你就是弱势群体。你不过是一头孤羊,你所面对的是一狼群。曾经的那个年代流行,你是新员工就是应该被欺负的。我们实验室应该说人人都不错,没有趾高气昂的家伙。我并没有遇到某人指着我的鼻子让我做这做那的,很庆幸。这得感谢我的领导,他从不会责怪我们,多数的压力都是他顶着。

我的同事其实也不赖,虽然口头上老是说,作为新手要服务我们的,但实施的期限却是无限推迟的。工作虽然无障碍,但我总觉得生活上却很难融入其中。我是本地人,在他们的圈子里我好像局外人,那种感觉真的很压抑。一开始的聚餐是没我份的,除了领导请客吃饭,也许是我不能吃辣吧,那时的我是孤独的。当然渐渐走动多了,我的戏份也足了。于是乎,每次聚餐都少不了我,这个时候开始我也是这群狼的一份子。

成长:起航篇之二

时间可以拉近距离,但单是如此你未必能取得头和同伴的认同和信任。我不是微波炉型人,对事物的接受能力并不快,做事情也特别粗枝大叶。比如,刚开始一段时间数据总是出错,一份E-MAIL发了三遍才确定无误。所以让同事认可我并不像前面说的那样,好像吃个饭真的啥问题都能解决了,餐桌文化并不是每个地方都有效的。

在试用期快结束的时候,连续的加班整个人真的太累了,忘记液相还在清洗,在宿舍躺下就睡着了。9点多,技术阿杜Call我过去,流动相已经走空了,数落了我半天,自己回去睡觉,留我处理后事。那根柱子进了空气但重生后还是坚持到了当年年底。(请不要在讨论柱子不会进空气的问题,该进的还是会进的)。这只是试用期碰到的其中一件错事。

这事情后,虽然说我仍旧会犯错,但是我真正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中,我并不相信我不如别人,我做不好。时间是最好的见证者,就让时间来肯定我吧。每天早上提前半小时去办公室,整理资料看书,巩固掌握的知识。我不熟悉仪器的运行过程,不了解他的结构示意图,所以第一年我并没有去学习怎么维修仪器。那时我主要看检测理论知识,以及如何去完善我的操作手法。

我的岗位只有2个人,除了我还有带我的同事,很多操作在我基本掌握后就我一人单独在运作。每天早上开液相、万分之一天平、红外可见分光光度计,整理烧杯、培养皿、铝盒等放入烘箱,然后询问领导具体待检样品,拿样登记检测……如果一天到晚让你重复洗一件衣服,你会怎么样?(如果你觉得这个假设还不够,让你一直去面对凤姐,如何?)

人经常做同样的事情总会习惯性疲劳(当然某天视觉性疲劳的你说不定会爱上凤姐),每天一茶一报除外。我总是喜欢偷个小懒去我不熟悉的气相室和同事聊天,从实验聊生活,从开裆裤时期聊到女人。很多坏坏的笑话逗得众人哈哈大笑。一开始对"研发重地,闲人莫入"的房间有一层阴影,总觉得里面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好奇心害死猫,终于有天门未锁让我见识那所谓的实验禁地,喷血的几根层析柱,和一位正在"忙乎"的同事,他回眸一笑,我顿时肾虚胃寒、小肠上火、两脚发软,哥们能不笑不,不就是被我看穿你在欣赏小说,也不需要露个这么可爱的笑容。

心里憋屈,我必须得忙的,他们都是能看小说的。再怎么憋屈,最多也只能憋出个屁来,地球照转,日子照过,我照样得陪着我的小师傅"受罪"。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也许是我对公司的贡献巨大,组织对我高度重视,一群实习生通过调查取证,我和另外两人同时被评为自建厂以来第一个小团体荣誉个人——"XX三剑客"。除了下贱,我们什么剑都学,当然包括犯贱!人不犯贱,天地不容。我们给沉默的实验带来了久违的生气,每天的枯燥实验加入了欢乐元素。

在获得"三剑客"称号的同时,实习生团体又送我另外一个称号"X厂第一帅锅",么办法,躺着也中枪。以前我总以为自己是丑小鸭,一直不敢拿着镜子照自己,突然发现自己也会脱去黑色羽衣蜕变成白天鹅。这个名号随着实习生的离去渐渐被人淡忘,但是基本还是会有人说你是我们公司最帅的锅。很多部门找我办事,都会说,帅锅,在不在。我最怕称号压顶,尤其是这个锅还是带压力的。所以有天我或许会因为这个原因离开吧。

成长:起航篇之三

八月可不是特别迷人的季节,可喜的是这月我破茧成蝶转正了。开始拿着正式员工的钱,做的还是试用期的活,你说人生这样也该满足了吧。人心不足蛇吞象,随着基础操作知识的巩固,我开始想去了解生产流程,"穷极微妙之神,晓知变化之道,乃是圣人德之盛极也"。我不是圣人未来也不会是,求知欲望必定是每个实验研究者必须具备的。适者生存,不适者灭亡,假若你不去专研流程,只懂得注重结果,如何探索数据错误的根源。万物都是息息相关的,天地浑沌之初本无阴阳,而后才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化万物。

万变不离其宗,只要你找出问题根源,那么多数问题就能迎刃而解。所以这个阶段的我真很想去了解生产工艺到底怎么回事,原料到产品是如何变化的。我曾以为这个应该就是我的奶酪,于是发生了另一件事。由于新厂刚建,公司的生产线不是很稳定,我们日夜加班但是仍无任何效果,实验室危机重重,人人都想着离开,没结果,没信心。当时的实验室还属于生产部经理管辖,他和我们部门领导一起给我们开了个短会,无非就是讲述现阶段我们所遇情况和鼓劲,好好干吧,年轻人,公司会好的!

我那个时候不知道"圆滑"二字怎么写,说话直冲冲的,"那什么时候会好?"、"我们做的操作工,连工艺也不懂?有问题都是生产部主管修改,我们质控研发中心还有啥用?"……一连串的问题,问的C老师,满脸通红,下不了台了吧!我老好人经理,摆摆手,"哎~小W~"。结果是没有结果,或许这是我得到的最好回答。生产流程的熟悉真正开始也差不多是第二年开春后的事了。

这个月中旬,实习生结束了实习,很多人对公司还是有感情的,都希望能留下来。大三的实习生,最后一年必须做毕业论文,回去也是必然的。而且那时候的公司是高姿态的,连生产一线的员工都是本科水准,所以老总只是敷衍他们说毕业的时候可以再来工作。一年以后,这事随着J总和C老师离去也就作罢。

实习生离去我并没有去送,一则我忙着做理化检测,二则我真怕被他们带走。好像还记得当年有个女生说,如果可以,我要把实验室的那帅锅带走。几十年来,我最怕的是别人离去,舍不得,感觉身体少了一样东西,虽然我仍嘻嘻哈哈,但总会有一段失落期。

这批实习生是我在未来几年中遇到的最好的一批。听话,有自己的思想仍听上面安排;肯干,不来不会叫苦,哪怕是车间拉臭烘烘的渣也没从见过他们抱怨什么;而且人际关系都处理的不错,当年夏天的西瓜一半是他们买来分享的,就连当时三井濑户君都竖去大拇指直呼"吸瓜,吸瓜"。走的前几天很多实习生都哭了,对公司的热爱,还是对某些人的?我不清晰这些,我知道是他们的班别处实习的同学能拿上千的,而他们只能在我们这里拿个零头。后来慢慢收集了很多实习单位的情况,其实很多地方都是没有实习工资的,我们那一片这是很正常的状况。

成长:起航篇之四

以往的九月我入学的时候,而如今再也没有报道这个概念,没有了暑假,当然这个九月对我来说是一整年里最让我"享受生活"的一段时光。纯熟的实验技术,完美的数据报告,连续不断的黑白颠倒。9月份生产线运行稳定(当然产品结果却是不稳定的),机子24小时正常运行,对于我们质控部就需要24小时实时监控。微生物、农产、研发起头并进,没有多余的人手分配,只能2个人轮流换班。我是♂性,另一个是♀性,按情理我必须挑起更重的担,实际上我也这么做了。

9月份常规理化夜班20多天,我占了20天左右,每天12小时的工作量,习惯了并不觉得有多累,只觉得人像卓别林《摩登时代》大工厂的一个流水线工人,一天到晚神经质般的重复着同样的工作,连去厕所抽根烟的享受都日复一日的简单机械毫无间隙的工作。起初的时候,人到凌晨晚上四、五点感觉特别困,洗个冷水脸,拍拍脸颊,继续干活。夏天的天亮的特别早,五点天空就开始泛白,我会偶尔在走廊尽头欣赏日出。人生最享受的就是看潮起潮落,日起东方。

晚霞给人一种莫名的哀伤,那么晨起和煦的光明,带给人精神抖擞,红光四溢。快近国庆时,我的双眼是通红的,睡眠不足,由于寝室和别人是同住的,每天只能睡个3个小时的囫囵觉,然后再也睡不着了。回头想想九月份的经历,是对人生一个重要补充,它间接地改变了我很多,消磨了我的浮躁。但是我并没有堕落到失去理想,人没有理想和动物有何区别呢。感谢那年的九月,给了我以往从未经历过的磨难。如今,它也会成为我炫耀的资本。

很多人都期待金秋十月,丹桂飘香,无限陶醉的季节。我们上班族渴望的是这个月不用再上20天班了,轻轻松松过整个十月。我们可爱的老好人经理帮我争取到了加班费,虽然不是特别理想,但我们不用再为每周40小时上班时间还是70小时纠结个半天。当兵是每个男孩的梦,我曾想去经历,可惜至今未行。我的两个同事,为了自己腹部的救生圈开始了他的梦想,帅气的军装伴随着他们随后的2年,气相室就交给了老好人经理一人顶着。而我一直忙碌到来年的春季。
……
春节上班后几天,技术阿杜神秘兮兮的把我叫到气相室,对我说,"小W,有没有意向做气相?"我觉得这是摆脱杯具的最佳时刻,我很含蓄又好不犹豫的答应了。结果事实并非如此,其实这不过是一个杯具跳到另一个杯具的过程。方法没有建立,很多库存原料和成品并未进行检测。

不过幸运的是当时国内食品企业并不注重农药残留和溶剂残留的检测。所以老好人经理给我了充足的时间去调整方案和检测样品。芸芸众生中很多人才,他们显得平庸无奇,并不是因为他们自身素质差,或者天赋不好,而是因为他们终生没有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跑道,或者一直都在跑别人的路。他们潜力无限却一直没有发挥出来,到老仍是一推废铜烂铁。感谢老好人经理给我这次机会,让我真正开始做有思想的实验者,让我刻骨铭心的领悟到创造性试验的曼妙之处。

公司每年都会评选优秀员工,从来不觉得自己有那个本事去竞选改头衔。我是默默的做自己的事,小心翼翼的处理同事的关系。上头给了我部两个名额,一个给了技术阿杜,另外一个给了我。这是我进公司第三个奖项,也是官网正式承认和公布的第一个头衔。我想,这是对我第一年拼命摔烧杯致使公司岁岁平安的奖励,或者是我夜班上的最多的奖励。

但人呢总是会往好处想,谁会去关注你摔了几个烧瓶,去看你上了几个晚班。它不过是一个变相的补偿。那年整个实验室就我没加工资,理由只有一个:我未满18岁?NO。你工作未满1年!!!这才是真正的变态理由。别人说,优秀的公司不拘一格升人才,二流公司不择手段降人才,也印证了这个道理。

又一年,晴,一年中我成长,从一个乳臭未干的大学生直接升格为邋遢实验员。从拿着移液管都会颤抖的初级学徒渐渐进步成别人的师傅。很多事真的无法想象,很多人或是离你而去,或是还是在默默守护着你。我相信我的明天不是梦,期待吧!
文章来源:
点击收藏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注明"来源:科学之家"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科学之家所有,任何网站、媒体或个人禁止转载,如需合作请联系QQ:1002833710。

关键词

 

文章评论

 

热门文章

 
x 关闭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x 关闭
右键图片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到微博
自然科学 健康医药 环境生物 社会人文 科研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