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名科研者指出科研面临的7大问题
来源 : 科学之家   浏览 : [ ]
导语:

在过去的几年里,许多科学家对科研界有着严重的质疑,同时也对科研界面临的问题感到忧心忡忡。近日一份研究报告通过向270名从事医学、心理学、气候变化和其他领域研究的科学家们进行调查,归纳出当今世界科学面临的7大问题,并针对该问题提出了相应的解决之道。

Q1,学术界的经费问题

任何科研项目都离不开经费的支持,科研者通过基金资助来开展实验研究、配备实验室设备以及维持科研助理及相关人员的薪资。这270位科研者认为获取资金资助是一个长期的障碍。

目前在很多研究领域,经费支助的金额和范围都在缩小,且资金申请批准率已由30%降至18.3%,这无疑增加了科研者发表论文的压力。因而,对基金申请的激烈竞争也在某种程度上迫使科研者对实验结果进行挑选(选择阳性的或具有显著性差异的结果)以便发表更多的论文来获取基金支持,这也滋生了同个课题组成员的利益冲突。

同时所有的资金申请书的完成都是一个巨大工程,耗费了科研者的大部分时间,致使很多科研者认为科研经费已经严重影响自己的科研工作。

另外,一些真正创新的科研项目往往需要科研者投入大量精力和时间(十年之久)来工作。但是通常科研者所申请的经费往往只能维持3年左右,这也迫使科学家会远离一些长期的有可能发现重大科研结果的科研项目,从而更加青睐周期短、易出高分文章的研究项目。

且一旦独立机构、政府和大学的资金来源枯竭时,科研者只能被迫转向工厂和商业利益团体来寻求资金资助以维持科研项目进展,比如,绝大多数药物临床实验由制药公司资助。然而已有研究认为,由私人企业资助的研究更倾向于得出有利于赞助商的结论。

资金似乎是众多科学家所面临问题的根源,需要更多更仔细的讨论。被调查的科研者分享一些解决资金问题方法。

1)政府加大科研项目的资金份额,减少研究人员的资金申请的竞争压力。
2)增强资金分配方案和程序的稳定性和可预见性,节省研究人员的科研时间。
3)改变资助方法,即基金会可资助特定的人和实验室一段时间,而非某个研究项目,以便给科学家们更多自由从事他们真正感兴趣的研究工作。
4)研究人员在mBio杂志上呼吁建立彩票式资助系统,即有电脑系统来测量申报项目的优劣,然后随机确定受资助者。
5)为了最大化降低商业基金资助带来的利益冲突,研究者在PLOS Medicine呼吁制药厂应将资金分配给那些在研究设计和执行过程中没有与行业交流的科学家。

Q2,研究设计方法不当

科学家们基本上是依据杂志出版的标准来判断自己的研究成果,那么发表高分文章的巨大压力使得研究者一定要获得一些令人注目的研究成果。然而,真正有突破性的创新型结果并不多见,尤其在生物医学和社会科学领域,这便意味着研究者需要在自己科研项目的创新性上有所突破。因而,这种力求创新的想法也影响着科研者早期的研究策略,比如是否选择随机参与者、设置比较的对照组,控制一些混杂变量等等。

许多受访者也认为高校中不正当的激励机制也使得研究者通过一种“抄近路”的策略来分析实验数据。最常见的做法就是研究者仅仅发表具有显著差异的结果,而忽略一些没有差异的结果。这是因为尽管科研者有义务去确定一个假说是否正确,但是科研者总是想方设法去证明自己所提出的假说是正确的。

因而,估计约有2000亿美元(相当于全球85%的科研支出)被浪费在设计不良的研究上,且约30%的最具影响力的医学研究论文后来被认为是错误的或是被夸大的。为了解决此问题,受访者认为最关键的解决方法就是鼓励研究者进行更加严谨的研究设计,避免刻意追求阳性结果,同时对目前的激励制度进行反思并确保研究过程的透明度,比如依据研究方法的严谨性,而非研究成果本身来抉择奖励。

Q3,重复实验至关重要,但是很少科研者能做到

实验的重复性是科研界的另一个基本概念,测试、验证和重新检验等这些费时费力的过程已成为科研事业的一部分,但是当科学家试图重复某一项实验研究时,便会出现“实验重复危机”。2015年一项研究发现83例引用率高的精神治疗的文章中,只有16例被成功重复出来。且最近Science杂志的一项研究也认为曾在顶级心理学期刊发表的文章中只有一小部分可以被复制。

关于此,被调查的科研者认为有以下几个原因:

1)科学家缺乏动力去尝试重复科研实验,资金的资助总是优先支持发现新信息的项目,而非对已有研究结果的验证确认。
2)期刊杂志也不愿意发表重复的结果,除非再次重复出的实验结果与先前的的研究成果相违背。这种做法也阻止科学家对其他人工作进行实验验证。
3)许多研究可能很难被重复出来。其中,可能是因为研究方法的不透明或者研究对象太少又或者因为某个研究的整个设计思路就是错误的。
4)多数研究者为了追求显著的研究结果和频繁地发表论文,很少有时间来进行具有良好方法学特征的高品质研究了。

为了解决实验重复性的问题,科研者首先要有更多激励机制来确保他们把实验重复性放在科研首位。其次,科研机构如果开始依据研究者的工作质量而非论文数量来奖励终身职位,则可促进更多的实验重复研究,同时也可避免片面化的追逐阳性结果。再者,应该鼓励期刊接受一些"负面"研究。此外,为了更好的进行重复性实验,可以在发表的文章后附上更详细的实验方法和数据。

Q4,频出问题的同行评议

通常,同行评议工作是这样的:研究者朝一个杂志投稿,杂志将该文章发送到同一领域中的同行中进行审阅来确定一个文章是否能发表。目前这个评审系统的水平参差不齐,一般有的杂志具有双盲评审机制,而有的杂志甚至有三重盲审机制。

然而,依据受访的科学家,这个评议系统已出故障。首先该系统并不能有效的防止劣质论文被出版,因为该系统并不能及时发现文章中存在的欺骗问题。其次,有时在某个研究领域中寻找合适的审稿人并不是十分容易的,这可能导致有些研究者的文章拖延至两年后才得以发表。再者,在系统中默认的是编辑和审稿人知道作者是谁,而作者却不知道谁评论,因而审稿人对研究者或研究机构的偏见也可能会影响文章的发表。

为了修正同行评审中种种问题,有的科学家提出为了减少偏见,所有期刊都应该实行严格的双盲同行评审。然而有的受访者认为同行评议是一个连续的过程,必须要有更多的透明度,因而可实行网络上运行协作同行评议程序。

Q5,太多的科学被付费拒之门外

调查过程中,受访的科学家对科学的传播表示强烈的不满,由于很多最新的研究进展被锁在付费墙之外,使得查阅检索的代价十分昂贵,同时他们认为学术论文应该免费提供给所有人阅读。更有一些受访者批评文章出版过程本身太慢,严重阻滞科研研究前进的步伐。

因而,许多受访者呼吁同行在开放获取期刊上(如PeerJ或PLOS)发表论文。但是最负盛名的期刊如Nature和Science仍然存在付费的现象。对此受访者认为将学术出版过渡到开放获取模式的一个激进做法,就是全面取消营利性出版商转向一个非盈利的模式。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同意上述那些激进的观点,因此目前很多科学家依然使用非法盗版论文来了解相关领域的最新进展。

Q6,科普大众依然非常困难

受访者在调查过程中对科学如何向公众传达普遍感到沮丧,大多数普通民众对科学仅有一些粗略的认知。他们还指出,科学新闻经常是充满夸张且相互矛盾的,有时甚至是完全误导性的观点。BMJ的一项研究发现,三分之一的新闻夸大因果关系(研究本身只是建议)。此外,科学家本身也会进行自我吹嘘,这样有利于竞争申请相关基金资助。

受访者们对如何推进更好的科学传播的意见难以统一。有人指责媒体,有人将矛头对准政府,还有人抱怨别的科学家们。但是大多数受访者都希望科学记者应提高自己的科学素养,多重视新研究的背景材料和研究方法的严谨性,而不是炒作带有瑕疵的最终研究结果。此外,科学家们自己也应该花更多的时间去学习如何与公众进行沟通。

Q7,青年科学家的生活充满压力

目前众多的科研研究都依赖于研究生和博士后对实验的完成及数据分析。然而,科研工作对于他们而言并不是一份美差。

大学扩招使得博士生已达到饱和,但现阶段可获取的学术工作职位不仅没增反而减少,致使许多研究生认为自己的职业前景暗淡,情绪焦虑和抑郁症的发生率较高。就博士后而言,一般工作时间较长(长达5-10年或更长),且相比于其受教育水平来,薪水较低且不易增加。

因而,受访者建议研究生院可以提供更慷慨的探亲假政策和幼儿照护服务,改善博士后的工作环境,鼓励机构录用女性博士后人员来协助年轻的科学家改善生存状况。最近,Julie Gould在《自然》发文探讨一个博士学位系统改造的新想法。其设计是将博士生分成两个项目:一个是职业学位,一个是学术学位。对于前者,重点是通过更合理、更务实的培养,帮助其在学术界以外找到工作。
文章来源:
点击收藏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注明"来源:科学之家"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科学之家所有,任何网站、媒体或个人禁止转载,如需合作请联系QQ:1002833710。

关键词

 

文章评论

 

热门文章

 
x 关闭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x 关闭
右键图片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到微博
自然科学 健康医药 环境生物 社会人文 科研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