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读女博士生养孩子历险记:双重压力下,文章发了Nature
来源 : 科学之家   浏览 : [ ]
作者简介:2008-2012年,北京化工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工科学士;2012年至今,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博士在读。
 
我有一个很远大的梦想:当一名会写作的科学家和一名会做科研的作家。因为我的生命开始于一个消息闭塞,最困难时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穷乡僻壤,所以直到终于有一天梦寐以求地考上了大学,我都不敢有一个真正的梦想。 
 
在上高中之前我都不曾想过我能上大学——因为我从小学到初三初期都是差生,在我们农村谁愿意花钱去培养一个差生上大学?我的同龄人除了成绩特别拔尖的,家里会倾家荡产供其上大学外,大多数初中毕业甚至小学毕业甚至小学不毕业就辍学帮家里务农或者外出打工贴补家用。
 
我家情况稍微特殊一点,所以相对于同龄人来说,我有资本在学校里多折腾一下,经历千辛万苦最终考上了一本大学。大学填志愿的时候,我用排除法和对内心的无数次追问,最终确定生物方面的专业,终于敢在内心做一下梦:将来要一窥生命的究竟——从事生命科学的基础研究!但是我又不想做一个刻板的科研工作者,除了严谨地探究生命活动的物质基础,平实地描述科学问题外,我还想生动地记录以生命物质和生活为基础的内心情感活动。
 
五年前我开始接触科研,四年前我正式成为做梦都不敢想的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的一名硕博连读生,至此,我的科研生涯开始正式起航。 
 
2011年7月19日,也就是我大三暑假的时候,第一次进入生物物理研究所;2011年8月我向导师申请做一个真核膜蛋白结构。当时膜蛋白结构的研究被认为是非常困难的,更何况真核膜蛋白,导师认为我非常有勇气,而且他自己也想做真核的,只是实验室刚建立他自己之前也没有做真核膜蛋白的经验,所以还没开始做,我这一申请正好中了他的意,于是欣然答应,并积极带我认识其他实验室做过真核表达尤其是酵母表达系统的人——从这个时候起我就开始着手了我博士的课题。 
 
课题的前期我很幸运,经过半年的努力,我成功地建立起了酵母表达系统——用酵母表达出了我要做的多个物种的蛋白;然后经过不长时间的努力,我在研一上学期就有了2.7埃分辨率的晶体衍射数据——这在当时对于膜蛋白尤其是真核膜蛋白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收获。研一下学期就进一步得到了2.3埃的衍射数据,只是从这个以后,我的运气似乎被耗光——在有了2.7埃分辨率数据之后,我就开始努力获得相角信息,经过了一年的努力我都没有成功。
 
后来跟我一起做另一个同源蛋白的师姐,虽然晶体分辨率很低,但是获得了相角信息,我便用师姐的多聚丙氨酸模型进行分子置换解析了我的蛋白的晶体结构。结构修正完了之后,我就开始做这个蛋白的电生理实验,只可惜摸索了接近一年的时间,蛋白质都不能很好地插在脂质体上。 
 
我真的非常相信宿命——很多事情冥冥之中应该早已注定。我本没有计划在博士毕业之前生孩子,只是实验极其不顺和父母年迈多病时,我会偶尔和闺蜜吐槽一下:与其这样浪费生命,不如早些造个生命出来!
 
2014 年年初和大学闺蜜去雍和宫拜完佛之后在附近逛了逛,包括附近的一家书店,我竟鬼使神差地买了一本《怀得上,生的下》的书。2014年9月,我去医院做了一个检查,其中一个是性激素六项,检查结果出来之后,一个年轻的医生一看结果,直接说:我给你转到一个专家那里去看吧。
 
这个话可把我吓坏了,我想肯定是出了很大的问题。给专家一看,专家立即尖叫了:姑娘,你还这么年轻,这个激素水平竟是四十多岁的人的样子!我本能地问了一下影不影响生孩子,医生很严肃地说:当然影响,如果你想生孩子,建议你早点把孩子生了,再过两年的话想要生孩子会比较困难!
 
在从医院返回的路上,我总是忍不住地流泪:这个世界对我依然是不公啊!但是我也会偶尔理智地告诉一下自己:306 医院向来不靠谱,先去其他医院做个复查再说。其实我真的只是当时被吓了一下,也没有计划在博士毕业之前生孩子。我也很感激我老公,在得知我的情况之后,依然与11 月份去和我领了结婚证。2014 年 12 月中旬我们实验室去日本收数据,这回我也去了,这个时候发现我的亲戚推迟了好几天没来找我,回来去医院一查,果然是怀孕了! 
 
得知我自己怀孕了之后,我一直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也不敢告诉导师,但是我很肯定:这个孩子我是生定了。后来实验室的一个姐姐休完产假回来看出来我怀孕了,建议我越早告诉导师越好,于是我就鼓起勇气告诉导师。不出我所料,导师真的是气炸了,我自知理亏,也不敢说什么。
 
好在我们导师虽然一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但毕竟也是一个有儿有女的人,于是为了减小我的压力,建议我先帮师姐把师姐的文章发出去,等我孩子生下来之后再发我的,我也欣然同意了。
 
即便是帮师姐做实验,即便是怀孕了,虽然比不怀孕的时候工作时间缩短了,但依然是朝九晚八地工作,一点都不敢怠慢——毕竟,由于我的怀孕,导师和师姐的压力陡增是必然的。但是在后期师姐的工作总结的过程中发现,没有我的结构,故事根本讲不通,于是导师说合在一起发。嗯 ,毕竟肚子里有孩子,我不想自己情绪有过多的波动,也不想给自己徒增太多压力,我也欣然同意了:就合在一起发。
 
从文章开始整理到最后见刊,差不多有一年半的时间,我儿子从在肚子里到出生到一岁两个月,这个过程中有很多波折,包括我生完孩子只休了两个月便返回实验室、2016年春节只休了一个星期,其他的事情我就不详述了——只是为娘的不易,希望将来儿子能够理解,希望儿子将来能做一个不争不抢幸福自来的人。 
 
妈妈能够体会养育孩子的辛苦,博士能够体会发文章的不易,但是养育一岁以内的儿子的辛苦与修改文章以及多面夹击的压力并存的事情不是哪一个妈妈或者哪一个博士能体会的——我作为一个博士妈妈,我体会到了。我相信这段经历包括我的博士生涯将会是我终身的财富。 
 
此时看过来,我依然是幸福和幸运的:2015年8月,儿子来到人间;2016年10月,做了五年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共一作身份的文章在《nature》在线发表。虽比不过那些博士期间六篇甚至更多《science》的人,但我比过了从前的我自己——何况,人生为何总要跟人比!人生路漫漫,最重要的是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活法! 
文章来源:
点击收藏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注明"来源:科学之家"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科学之家所有,任何网站、媒体或个人禁止转载,如需合作请联系QQ:1002833710。

关键词

 

文章评论

 

热门文章

 
x 关闭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x 关闭
右键图片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到微博
自然科学 健康医药 环境生物 社会人文 科研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