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已婚有娃的大龄女博 我在读博时的6次落泪
来源 : 科学之家   浏览 : [ ]
编者注:本文曾发布于小木虫论坛,原题《有家大龄女博的六哭攻博经历》,作者修改后近日再投稿,授权我们独家发布之。
 
自幼感情丰富,看电视、看电影、甚至是看书,每每触动心弦,常有落泪的时候。工作上从不落泪,但在4年的博士生涯中,却数次落泪。作为有家有口的女博士,毕业一年之际,写下此文,聊表纪念。
 
第一哭——牵挂孩子
 
2012年的9月是我一生中不平凡的日子,我们一家开学了:女儿小学1年级、我博士1年级、老公硕士1年级,3人如同三国鼎力般地占据了3个地方:孩子在老家由我妈照顾、老公在镇江、我在南京读书。
 
到学校后,总是一天2个电话:给老公、给家里的女儿和老妈。第1周的某天晚上,估摸着女儿做完作业了,便照例拨了家里的号码,很长时间没人接,拨老妈的手机,也没人接。电话告诉老公,他也不清楚。就这样,我和老公打了将近1小时没消息,我们的脑海中已经往最坏的事情上想了:是不是放学的路上出事了?想来想去心急如焚啊!最后,我联系上一位邻居,请她到我家去,踢也要把门踢开!焦急的10分钟后,她告诉我:孩子和老妈都在家,刚睡觉,可能是电话没听到,不要担心。我听到后只说了一句话:“谢谢!”便哇的一声嚎啕大哭!同舍的2名同伴赶紧递纸巾给我。
 
那是一种担心到了极点后,突然放心后的心情,但我不知道当时为什么那么大声地哭, 那么大声地用哭来宣泄。
 
第二哭——心疼孩子
 
这样坚持了一个学期,决定把孩子带在身边读书。于是,寒假早早地去南京租房子、买自行车、联系学校,女儿的1年级第2学期就在南京读了。我每天送了她去上学后再去上课,老公每周末从镇江到南京来团聚。
 
到南京也联系过重点小学,人家说每个班人数都满了,不收。所以就在大学附近的小学上了。班主任是位很负责的女教师,因为上课做小动作,女儿被留下来若干次,我就陪着若干次的笑脸。终于有一次,班主任又把她留下来,当着孩子的面对我说:“要打,右手要写作业,就打左手,看下次还动不动!”当晚写作业时,我责骂了她,老公在一旁也终于忍不住,说了句“你妈妈容易嘛,你还不好好地学习”,摔手就打。睡觉前,我摸着她的小脸,突然发现有点点红印,怜惜得心痛不已,泪如雨下,一转身便雨点般的打向老公。老公显然被打蒙了,看后也深深的自责。这样经过了一个学期,孩子学得累,我折腾得也累,便打道回府,重新开始每周回家1次的旅途奔波。
 
在南京,当然也有快乐的时光:晚上上口语课,带孩子一起到教室看原版电影;周末一家人到江心洲、农家乐痛痛快快地玩一天;闲暇之余,就到明故宫广场放风筝……不知她长大后是否还能记住这些快乐的往事。

第三哭——迷茫了
 
博导是某EI期刊的编委,在开始课题研究之前,我把之前自己做了2年的一个课题成果整理成一篇文章,修改三遍之后,给博导过目,希望能够投到那个杂志。结果人家委婉地拒绝说:你投其他杂志看看吧。
 
出了门,逢上同门师姐,顺便跟她倾诉,说着说着,眼泪掉下来了:你看,我自己觉得还不错的文章才给导师看的,可是却连EI都不能投,将来毕业要发SCI可怎么办啊?前途渺茫啊!

第四哭:电脑丢了,我绝望了

因为自己本身就是老师,经常一个人出差,所以,一般到外地做试验、参加会议等,都是向导师要了当地负责人的电话后自己联系,甚至自己上网找信息、从自己课题报销差旅费,独自安排行程,尽量不麻烦导师。
 
博士第2年下半年,已经做了部分试验,而且有些还是到外地做的。某次到河南出差的第1天,夜里笔记本电脑和存有备份资料的移动硬盘一同被小偷连包拎走,钱包里的钞票也是一分不留。偷钱还是小事,关键是我所有的试验数据就这样没了!
 
当晚我不敢告诉老公,因为第2天他要开车到南京,我怕他情绪受影响、开车不安全。打电话给我闺蜜,嚎啕大哭。
 
回到南京,我泄气地对导师说:什么都没了!我不读了!我很感激我的导师,他当时只是笑笑说:这就不读了啊,试验再重做呗,还有2年呢!

第五哭——来不及了,焦急了

导师对中文的EI、SCI不太感兴趣,而在我的第2篇英文SCI出来后,老板突然一封email来问:准备何时答辩啊?我大吃一惊:大论文还没写呢!于是,放下手中所有的工作,开始博士大论文工程!并回复邮件:1个月后交初稿!
 
我想,小论文出来几篇了,大论文组合组合就行了吧。可是,实际搭框架时,按照第一套方案写了快1个月了,发觉不合理,前后重复的太多!赶紧重新搭论文框架,许多图都要重新做,还要建模。终于在答应导师1个月的最后一天晚上,我一个人在房间面对笔记本突然哭了,老公进来时,看到我的那个熊样,很是惊讶:“怎么啦?”我泄了气趴到桌子上,憋出一句:“来不及了!”。老公释然:“我还以为多大事呢,给导师回个邮件,推迟半个月应该够了。”
 
是啊,都是自己给自己定的期限,导师可没拿刀子在后面逼你,只是我觉得:应该说话算话,所以才着急得那样!

第六哭——终于毕业了

答辩那时,老公已在南京读博了。答辩前一天,正逢下大雪,我安顿好女儿后便一个人开车2小时到了南京的学校。第2天快到答辩时间了,答辩委员会主席还被大雪困在火车上原地不动呢,于是在答辩前半小时,导师紧急联系了另一位教授来,才正式开始答辩。
 
答辩后的中饭,我端着酒杯满场飞,喝多了,人可清醒着呢。下午一样样地办手续,最后开车到宿舍楼下,高兴地和楼管阿姨打招呼:我毕业了!
 
其实,宿舍里也没多少东西可收拾的,我到阳台上收拾杂物的时候,望着窗外的景色,想起这4年终于结束了,突然有点不舍,鼻子一酸就哭了出来。哭声太大,阿姨赶紧让等在门口的老公上来看看,他扶我站起来,这时我才回答:“没什么!想想这么多年,终于毕业了。”
 
我下楼时,已是擦干了眼泪,恢复了笑容,大方地对阿姨自嘲:“让你们见笑了啊!”,阿姨爽朗地回答:“没事儿,正常!”,看来是见多不怪了!
 
拿到博士学位,我虚岁已经37了。回想起自己的博士经历,我最大的感触是,作为一个有家有子的博士,在面对家庭事务和学业压力时,一定要找到合理的发泄和表达的方式。读博不易,也应该在之前全方位考虑自己的生活目标、确定自己的生活追求,一旦选择了攻博,就要拿出“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攻坚克难拿下学位!最后,虽然这四年我是哭着读下来的,但如今我正笑着面对自己和家庭的未来!坚持下去,生命中的好事总会发生!
文章来源:
点击收藏

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注明"来源:科学之家"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科学之家所有,任何网站、媒体或个人禁止转载,如需合作请联系QQ:1002833710。

关键词

 

文章评论

 

热门文章

 
x 关闭
打开微信"扫一扫",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
x 关闭
右键图片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到微博
自然科学 健康医药 环境生物 社会人文 科研干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