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研究 相关的文章
三十不立,惴惴不安——我博士毕业后的焦虑

和多数博士生的你们一样,我也是赶在30岁即将来临时才完成博士答辩,取得博士学位。

读研时遇到一个风趣又爱玩的老板是怎样的体验?

"谈恋爱还是很花钱的,你有了女朋友就告诉我,我给你恋爱资金,"我心下惭愧,立志一定要赶快摘个女朋友,不浪费老板一分钱

给研究生的一些忠告:搞明白你是谁?你在做什么?

古人云: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早期的一点点先见之明或许就能帮你避免读研期间的一些灭顶之灾。想吐槽就吐槽吧(Be cynical)。假设你设计的实验泡汤了,并且某个导师对你的研究计划非但不支持,反而还嗤之以鼻。

研究生该怎样正确地面对困难?

前两天,读陈佩文同志的博文《研究生面临的几大困难》,文章写得很实在。我已经退出了研究生导师的队伍,但是愿意依次就陈佩文同志提出的几个问题(本文下面引号里的话,为陈佩文博文原话),来简单谈谈研究生应当怎样正确面对这些困难。

也说说研究生的素养

每年都有新的同学下到实验室里工作,每年也都有不少毕业生离开学校和研究所。在实验室里工作,经常接触到一些研究生,他们的工作学习给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也有些表现得差强人意。

带研究生三年的博导告诉你:要Push,一起走弯路,然后共同进步

恍惚间,从2013年开始带研究生到今天已经三年了。三年,对博士生的培养来说其实不算长,甚至还不够一个周期。对于我来说,培养的博士到今天还没有毕业,也没有发出顶级的科研论文,这三年其实远远谈不上成功。不过整体而言,各方面的进展还算满意,简单总结一下这三年的几点体会。

大师做研究真不把基础和条件当回事

一些"青椒"走上新的工作岗位后,最急迫的事情是复制读博期间的科研条件,不能如愿的情况下要么坐等时光流逝、要么到处抱怨像个祥林嫂。当然,这可能与科研大环境和导向有一定关系,在我们国家,基础和条件往往很容易成为科研人员争取资源的死穴。

中国特色导师:把研究生变成秘书、杂役、廉价劳动力……

Jessie 是北京大学的博士生,今年25岁。过去20周里,她没有做任何与她研究项目相关的事情,但她的导师还是无休止地给她安排别的任务。

这样的导师你想要吗?来看复旦教授分享的研究生培养法

我在国外做博士后时,读了几本关于青年教师科研起步的英文著作,就以为自己掌握了"秘籍"。2009年回国任教至今,我陆续指导了十多名研究生,也了解了别的一些学生的情况,这才明白带研究生并非原本想象中那么简单。

讨厌影响因子?新研究给你另一个原因

科学家对期刊影响因子(JIF)可谓又爱又恨。JIF是用于给技术类期刊权威性排名次的衡量标准。他们不只用其决定向哪里提交研究论文,还包括评价同行以及影响谁得到工作机会、终身职位以及项目资金。

点击加载更多

热门文章

 
自然科学 健康医药 环境生物 社会人文 科研干货